弟媳照顧癱瘓在床的郝忠蘭 記者 王強 攝
  新文化報吉林訊(記者 溫月 楊晉浩) “開始我只是右側頸肩部不適,來到王文軍診所按摩後,整個人就癱瘓了。”8日,舒蘭市吉舒鎮郝忠蘭女士躺在床上說,4月中旬,她來到舒蘭市鐵東街永春村王文軍診所看病,診所的王文軍和另一位“醫生”陳國文(音)為其進行了按摩,按摩第二天突然“癱瘓”,後到長春救治,醫院診斷為頸椎間盤突出症,四肢不全癱。
  頸肩疼按摩後無法動彈
  郝忠蘭今年48歲,其女兒在舒蘭市讀高中,她陪讀。4月16日,她突然右側頸肩不舒服,便來到永春王文軍診所看病。
  “我本來是想抓點藥回去喝,王文軍說給我按按就好了,讓我交了100元錢,說按摩三天。”8日,郝忠蘭躺在床上講述了事情經過。
  “第一天是王文軍按的,他先讓我坐著左右扭動我的頭,然後讓我趴著用胳膊肘壓我的頸肩部,隨後將我的胳膊向後拉,用膝蓋頂我的背部。”郝忠蘭說,第一天按摩後她感覺更疼了,第二天一早比第一天還嚴重。
  “我第二天再去診所,另一位‘醫生’陳國文給我按摩的,他自稱是王文軍的師傅。”郝忠蘭說,兩人手法類似,按摩過程中,她清楚聽到自己骨頭的聲音,“因為疼,我曾想停止治療,但是陳國文說,‘現在你哭,事後你就能笑了’。”
  醫院確診為四肢不全癱
  可這次按摩後,郝忠蘭趴在床上疼得滿身是汗,而且全身都無法動彈了。
  “王文軍回來後,看到我的情況說我是腦血栓,讓我家人來把我接走。”郝忠蘭說,她在診所趴了20多分鐘後被丈夫接走,在舒蘭市、吉林市接受治療時,醫生均稱郝忠蘭並未患有腦血栓,後來郝忠蘭來到吉林大學中日聯誼醫院接受手術。
  “主治大夫說我弟妹是受外力所致,頸椎第三節至第七節骨膜脫落,需要手術將碎骨取出,根本不是腦血栓。”郝忠蘭的大伯哥閆景林說,郝忠蘭被確診為頸椎間盤突出,四肢不完全癱瘓。
  “醫生說,如果術後100天,郝忠蘭能坐起來,手術就是成功了,可現在手術過去近3個月了,她還不能坐起來。”閆景林說,郝忠蘭能否站起來,醫生稱還要看一年以後的恢復情況。
  王文軍曾承諾給3萬元私了
  “在弟妹治病期間,我們多次找到王文軍和當地衛生局,王文軍曾承諾付3萬元私了,還曾在衛生局、南城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協調下立下字據。”閆景林拿出一個上方有他和王文軍簽字、按手印的協議書。
  協議書的內容為:2014年4月16日晚,患者郝忠蘭由於頸椎疼痛到鐵東街永春村王文軍診所就診,病情突變,經雙方協商合議,王文軍醫生付給郝忠蘭醫葯費三萬元整。經雙方協定,從今以後,郝忠蘭不再找王文軍醫生,也不找舒蘭市南城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以及舒蘭市衛生局商討醫葯費用,一切後果由郝忠蘭自負。落款是舒蘭市南城社區衛生服務中心。
  “弟妹住院期間,王文軍也去看過,又說要給8萬元。”閆景林說,但是目前家屬共花了16萬多元的藥費,王文軍也沒支付任何費用。郝忠蘭和丈夫都是下崗工人,曾開了一家鐵皮加工店維持生計,為了治病,小店也抵押出去了,一家人借住在鄰居家,所有醫療費都是借來的。
  -診所

  按摩的人不是診所的
  8日10時許,記者來到永春王文軍診所,該診所牌匾上寫著診療項目為全科醫療,宣傳板標明可提供頸肩疼痛按摩。
  對於郝忠蘭的事,王文軍說:“她(郝忠蘭)一直就有頸椎病,還在我這裡打過針。第一天我給她按的,第二天我出診了,她就不知怎麼被別人給按了。”
  記者問:“第二天給郝忠蘭按摩的不是你們診所的人嗎?”
  王文軍說:“那人是二房東,不是我們的人,我們診所只有我一個人。二房東出事後走了。”
  隨後,記者走訪了診所附近居民,一知情人告訴記者,王文軍診所在此開兩年多了,“陳大夫”號稱是王文軍的按摩師傅,而他們是合伙關係,出事後陳就跑了。瞭解相關情況後,記者再次來到王文軍診所。
  記者:“附近居民說‘陳大夫’是你的師傅?”對此,王文軍沒有回答。
  記者:“診所有按摩治療頸肩疼痛的資質嗎?”王文軍:“我們是全科醫療診所,具備。”
  -衛生局

  陳有行醫資格證但未註冊
  11時許,記者來到舒蘭市衛生局瞭解情況,該局醫政科科長孟先生說,“王文軍診所是一家鄉村私人診所,涉嫌將郝忠蘭按壞的男子(陳國文)是王文軍診所聘用的。該事件我們曾多次調解不成功,現在事件已到了法院,我們就不便介入了。”
  “陳國文有行醫資格證書,但是未註冊。”孟先生說,“陳國文對別人進行按摩治療,超出了他的行醫範圍。”
  記者從舒蘭市公安局鐵東派出所瞭解到,此前王文軍曾報警阻止陳國文搬家。
  -家屬

  已起訴了診所法院目前休庭
  “現在找王文軍,他就說陳國文跑了,說他和陳國文沒有關係,他倆就是房東和住戶的關係,他目前也找不到陳國文。”閆景林說,家屬已經起訴了王文軍的診所,法院目前休庭。
  8日下午,記者咨詢了吉林市衛生局,該局副局級調研員魏矛介紹,按摩分為兩種,一種是保健按摩不需要醫師證明,另一種是出現在醫療機構的治療按摩,需要中醫師執業醫師證明。
  “雖然有的醫生行醫資格證書上寫著‘全科醫師’,但只要沒有中醫師資格證書,也不能給病患進行治療按摩。”魏矛說。
(原標題:舒蘭一女子去鄉村診所按摩 按完後“癱瘓”)
創作者介紹

Launch

cvcw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